莒南县 钟祥市 舒兰市 香格里拉县 商都县 陵水 江口县 绥德县 桐庐县 兴化市 神池县 桃园县 温泉县 达州市 加查县 巩留县
泽普县 临沧市 永安市 清河县 巴塘县 肥西县 乌鲁木齐县 酒泉市 招远市 西宁市 霍邱县 四会市 天水市 鹤壁市 武定县 丰镇市 丰县 长垣县 云霄县 和龙市 静安区 阳城县

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资讯 >> 民生话题 >> 除了房子 “中产”的你 可能一无 >> 阅读

除了房子 “中产”的你 可能一无所有

2017-04-27 10:54 作者:熊 志 来源:中青在线 编辑:孔德明
分享到:

,小马拉买不到票滤膜

出乎意表胡里胡涂破斧缺斨

不管你是否承认,作为一种社会情绪,阶层固化的出现首先是时代进步的产物。

在计划经济年代,身份社会一统天下,大院子弟和农二代,其位置被死死地钉在了父辈的身份坐标里。彼时的阶层,可谓铁板一块,坚如磐石,但没有人说阶层固化。因为阶层固化的概念和流动性相伴生,流动的可能性都没有,自然无所谓固化,所有的社会位置都是编排好的。

所以,人们所抱怨的阶层固化,准确来说是在改革开放以后,社会阶层经历了重新洗牌的活跃流动期,如今又趋向于封闭的现象。其积极的一面是:大起大落、不断催生暴发户的时代过去了,市场经济趋于稳定;但消极的一面是:它是改革的产物,而制度的残骸作为日积月累的历史遗留问题,变得越来越难以清理。改革红利的共享中,下层群体往往成为局外人。

最典型的是户口问题。在一线城市,本地户籍就是无形资产,它的稀缺度决定了这种资产对于外来者的获取难度。户籍之上,捆绑着教育、社保机制等,这使得它在阶层划分上的权重增加了不少。所以,户籍制度改革,本质目的是把这种非市场的力量降到最低。对权力的监督,也是遵循的同样的逻辑,以防它沦为“官二代”的起跑护航工具。

以市场为标准进行区分,是为了防止在反对阶层固化时的越界。毕竟,绝对公平的社会不可能存在,父辈们希望能决定子女的下限,或者为后者的晋升兜底,否则,绝大多数中国家长的奋斗都将失去意义。关键在于,在人脉、资源、眼界等上,普通家庭的二代有没有可能追赶,或者说追赶的代价有多大?

如果不是“10岁当公安”那种扭曲的外力,在纯市场的范畴里,阶层与阶层的差距未必有那么可怕,它首先是个资本原始积累的问题。但如前所述,问题恰恰在于,市场之外的那套财富分配机制力量过于强大,导致在资产配置上,穷人和富人之间形成了手段上的天壤之别。底层群体除了把子女送进毛坦厂中学寒窗苦读,基本别无出路。

房价很能说明问题。像我这种农二代,虽然在一线城市找到了体面的工作,但购房置业还是要两代人的积蓄。在一轮轮的涨价潮里,资本收割财富,如探囊取物般。即便普通家庭,投资一套房产,资产增值的速度也足够惊人。不断增值的房产造就了一批批千万富豪,这是种以常规的工资收入无法算计和追赶的资产配置模式。于是,伴随着资本的高速流动,买不买得起房甚至有没有及时买房形成了阶层的分野。在资产总量的占有上,阶层被重新定义。

房地产泡沫,强大的造梦、造富能力,让阶层的逾越变得容易,变得简单粗暴了很多。但是,底层无法惠及这种红利,而且其本身是市场扭曲的产物。这种资产配置方式让阶层变得脆断。所以,哪怕登上了高速行驶的房价列车,在未来的不确定性中,依然会压力重重,焦虑不安。

以市场经济发展趋势而言,社会流动性未必是今昔不如昨日,也没有多少人真的愿意回到不那么固化的昨天。阶层固化的焦虑,更多是建立在不安全感上——底层缺乏保障生存的足够有力的兜底机制,中产抗风险能力不强,富人为时世多变而忧心忡忡。

在某种程度上,比看不到希望更可怕的是梦想成真以后旋即破灭。正因如此,中产阶层才被视作社会的稳定器,他们有足够的能力抵御阶层的掉落。但很显然,中国的中产阶层还没有达到这个状态。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